站在生命的十字路口。多喝甜水多吃饭。

20200901
真是忙得焦头烂额。

20200903
事情多,压力大。
My kokoro is itai.

20200904
Sobereva的论坛前段时间没法访问,还以为是他主动关站,吓了我一跳。
这两天发现又恢复了,虚惊一场。

尾巴社放出了VBF的后日谈的预告。
主角是奥丁和莉格蕾朵,社长果然还是懂大家的心意。
AfterStory的封面上的莉格蕾朵真是甜美,画师的水平照VBR那会儿有了显著的提高。
DarkChronicle看起来是有我最喜欢的培养槽play和机械姦play,赛高!

收拾行李准备回学校了。
接下来的一周会格外忙碌。

20200905
回到了北京。

几天前在家里时,我还在感叹空气中弥漫着的“秋天的味道”——也许是某种植物发出的吧?那份奇异的气味,总能让我回想起中学时伴着晨风,沿着河堤走在上学路上的时光。如果感性地描述这味道,大概会是“闲适”与“清冽”吧。
而北京的“气味”则截然不同,给我一种扑面而来的紧绷感,令我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力去面对眼前的事情。

也许,只不过是北京与东北的植被与土壤不尽相同,导致空气中的气味分子亦稍有不同。
而对于这种“味道”的主观感受,也只不过是我一厢情愿地 把 自己因在这两地的经历 而 产生的情感 投射到 客观的空气成分差异 而已吧。

至少在目前的我看来,笼罩着如此紧张氛围的帝都是不甚宜居的。

下午骑车去实验室见了导师。组会的氛围还算和谐。
或者换句话说,导师比想象中要Nice。
总之既然作出决定且已经无法挽回了,就全力去做吧。

在校园与实验室间骑车往返十分困难,以后还是坐公共汽车吧。

腰痛的毛病又犯了,夜里辗转反侧。

20200906
打扫了一天寝室,颇有成效。
不少白衣服都因为长时间闲置而发黄了,头疼。

20200907
实验课上,把1mL移液管误当成10mL移液管使用,白白浪费一上午的时间。

被负面情绪包围的频率变高了。从前做过的蠢事总会不受控地闯入我的脑海。

20200908
夏天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美好的季节。在校园里放眼一望,有好多洁净白嫩的少女的修长美腿映入眼帘,光滑而又紧致,富有着朝气蓬勃的青春活力。

公社里的几位二本老师,平日夸夸其谈,貌似学识渊博,实则连许多基本常识都不了解,看待某些问题也庸俗浅薄却又自以为然。要引以为鉴。

实验课的老师把计算化学讲得乱七八糟,毫无体系性与衔接性。
我之前还在腹诽Sobereva老师讲课太快,现在看来,Sobereva的课简直不知要高到哪里去,

芬达的茉莉蜜桃味汽水和元气森林的无糖奶茶,口味都很棒,很合我的胃口。

热情地解答了新生的问题,表现得像一个热心的大哥哥一样。
可我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为了“装逼”还是真正出于“热心”。

回北京三天,走了得有七万多步,累得够呛。
虽然超级讨厌鸡汤,但还是自己给自己打打气吧——认真面对事务,努力迎接挑战。

20200911
我好疲惫啊。

20200912
自己目前大概是在某种类似于Culture Shock的阶段吧?总之踏实干,好好干吧。
仍然是自己颇没好感的一句鸡汤,聊以自慰/自勉:要想人前余裕,就得人后辛苦。

在知乎上看到一段文字,令我印象深刻:
浪漫英雄.jpg
吕俊生,河北邢台县人,1937年12月参军,1938年6月入党,立8次一等功。曾是往来于张家口和内蒙古的镖师,身高192,臂力惊人。这张著名的“军中吕布疯狂舔包”照片里,左肩膀3支3.92kg三八大盖,右手抓一挺10.2kg的歪把子,力量感绝对是我军英勇形象的代表作。1938年7月,山东夏津战斗中,带头冲入敌人堆,如猛虎入豺群,双持狂战抡刀一连砍死27个日军(可是38年的老鬼子),被评为一等战斗功臣,名扬整个129师东进纵队;1938年12月,任冀南军区青年总队通讯连连长。担任连长期间身先士卒,冲锋陷阵,一人杀死、杀伤日伪军60多名,荣立大功2次、一等功2次。被誉为全军“常胜猛士”;1942年任新四旅七团训练队队长,被伪军围在村中,为掩护群众,他只身冲出村子转移敌人目标;因频频夜袭,被日军冠以“可怕的猫头鹰”称号,“镖师八路”大名鼎鼎。毛主席握着他的手说:“我知道你,你很厉害!”

“军中吕布”“常胜猛士”“可怕的猫头鹰”。

1970年11月22日,在村里看抗战电影哈哈大笑去世,享年63岁。

浪漫英雄2.jpg

作者:拉费耳伯爵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178765/answer/1465430745

这位前辈的人生真是富有传奇与浪漫色彩,豪气冲天。

20200913
食尸部队声优.png
食尸部队的声优配置竟然如此豪华...

B站的字幕组总是不汉化动画的op和ed,赛低。

百合.png
这俩人都还是初中生,就nm离谱。

20200915
中午从医院返回学校,路上又下起了小雨。
然后又拖着累透了的身体,顶着大雨去取已经被物流拖了好多天的快递。
回到寝室倒头便睡,大概睡了有一个多小时吧?
三点多醒来时,发现外面已经完全放晴,阳光正洒在寝室里。心情大好,有一种难以言状的畅快感。我果然还是小孩心性啊。

20200917
偶尔也会有心情很糟,想用酒精买醉的时候。但宿醉会对次日的工作产生负面影响。
想有样学样地点一支烟?且不谈吸烟究竟会带来什么体验,至少这个行为会严重妨害他人。
想大肆购物,在网上买买买?囊中羞涩,且又没什么欲求。
想暴饮暴食?没那个动力,且吃一会儿就饱了,且囊中羞涩。
看起来只有看动画片和听音乐了。
看动画片的话,我这种壬会很容易陷进剧情。
听音乐又会被乐曲的情绪带着走。
不过,反正都只是想排解下不快,减轻些压力,那不妨听一些欢快的,或是“有劲”的音乐好了,譬如《晴天好心情》《水色彩灯》《直到世界的尽头》《Don't say lazy》之类的。

诶,这么一看,小知识青年还真是矫情得令人发笑啊。

20200918
真得注意保持睡眠了。
昨晚又只睡了六个多小时,起来后昏昏沉沉,洗漱时还连着拿错好几件东西。

本来还有一件事想写在这里,但是一下子忘记了。缺乏睡眠对人的伤害可见一斑。
补记:中午想起来了。我想写的是“帝都的天气也开始转凉了,早上看到不少行人都已穿上了长袖。”

准备抽工夫配置网站的ipv6和v2ray的客户端,彻底实现校园网免流。

搞定了。
解决方案是在dns层面让ipv4和ipv6分流,即让4和6分别指向不同的子域名。
需要用ipv6白嫖校园网时,则让v2ray的客户端去连接6对应的域名。
当前环境不支持ipv6时,则让客户端去连接4对应的域名。
由此可实现便捷的切换。
感谢@Coumarin 提供的思路。

不过现在还有一个小问题是,QQ和微信在这个情况下无法登录。查了一下,proxifier似乎可以解决此问题,有空看看。

准备扩充下网站右下角的可爱纸片人们,想要找一位靠谱的画师约稿,但还不太清楚具体的渠道和流程...

20200921
在一天之内接触到了S大的两件不甚光彩的事情。
虽然早就知道S大这样的庞然大物,不可避免地会存在种种阴暗面,但当自己真的对其有具体的了解时,内心还是会生发出强烈的失望之情。

晚上在寝室床上干躺了四五个小时,什么正事都没做。

20200922
把以前在知乎想法区留下的两则想法搬到这里来吧。然后彻底清空那边的想法区。
其一:
摘掉眼镜走路其实是很棒的一件事。
视野模糊,基本看不清人脸,有效避免了与认识却又不想打招呼的人打招呼,而且因为有了“摘掉眼镜”这个幌子,对方也不好说什么。
视野虽然模糊,但也不至于看不清路,正常行走还是没什么问题的,而且这样也可以倒逼自己专注于行走,提高效率
其二:
安慰别人其实是挺好的,至少“出发点”很“温暖”。不过,靠“贬低”对方当前所面临的的“困境”来进行“安慰”,这种做法真的让我感到极为不适。

某小学教师把自己随手拍的班里学生的照片(甚至还颇骄傲于自己未经过学生的允许)发到一个网络口琴交流群里,我在下面提醒了一句“不大好吧”。
结果这人像是被踩到尾巴一样,连发三个问号,开始指责我上纲上线,又顾左右而言他,说自己也经常拍照发给学生家长和班级群里。
我反复强调这些场合与“网络聊天室”有着区别,而这人却装作看不见,开始阴阳怪气起来,说什么“干脆以后也别发家长了”,又说“想起领导因为一位学生跳绳受伤,就取消了全校的体育课”。完全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儿,真是莫名其妙。这种人真的是有病!

一想到有那么多儿童少年将在这种人的教育下度过宝贵的六年,就不禁扼腕叹息。

Sob前阵子写的一段话概括得还蛮准确:

感觉这些人真是有心理疾病,好像不跟人杠一下、想方设法极尽手段占据话语制高点就难受似的。不过其实他们也是自取其辱,内行人通过对话都看得出来这种人是在无理取闹。

静下来想想,这种人也没必要跟他争,又不能实质性地改变什么,白白浪费了自己的时间、精力和情绪,直接付之一笑就完了。
抓紧时间,努力提高自己的价值才是更重要的。
(补记:这里其实忽视了一件事。有些人很善于交流与讨论,指出问题之后也会虚心改正甚至提出更好的方案。如果不花费一些“必要”的时间成本去进行交流,其实是无法判断对方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的。总之,还是要实事求是,具体事情具体分析。“人”这个系统可真是太复杂了,没有那么多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规则。)

中午在宿舍楼群里看到这样一则老掉牙的段子。
老掉牙的段子.jpg
下面竟然有那么多人表示闻所未闻,从未见过。不禁感叹人与人之间真是不能一概而论。
“一日之内,一宫之间,而气候不齐。”虽然原作者并不想表达那么多弦外之音,但这句话在当下真是越读越能品出新的韵味。

不过退一步想,段子的原作者虽然又蠢又坏,但ta终究是在传播学意义上大获全胜;同样地,段子的改编者也许只是想抖个机灵,但ta也获得了传播上的成功。
在此不讨论段子背后的无聊的政治意义,更遑论它的政治色彩正逐渐褪去。
我要说的是,人总是从小长到大。总有人会初次接触到这个有着颇久历史的段子,与此同时,也总有人是第xxx次接触到这个老掉牙的段子。我想,后者对此还是要存些包容。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曾像后者那样“高强度网上冲浪”。而且,扪心自问,后者在初次读到这个段子时,大抵也是忍俊不禁——彼时的后者正如同此时的前者。所以,还是持些包容的态度吧。当然,也期望前者们能够早些意识到这种事情,免得自鸣得意(尤其是跟风在下面刷滑稽脸表情,尴尬死了),为人所耻笑。
或者简单点说——常怀一颗谦逊平和的心。
上面这段弯弯绕绕、拧巴来拧巴去的文字,写给在中午看到那个古老的段子时感到有些莫名的不愉快的自己。

似乎有一位大嗨阔正在攻击本站,CPU突然跑满,居高不下,害得我保存草稿失败,发布页面也失败,不得不凭着记忆重新敲了一遍上面的随想。不知道敝站有什么攻击价值。
也不排除是服务器抽风,如果的确如此的话,向那位并不存在的大嗨阔致以真诚的歉意。

元气森林的酸梅味气泡水应该是我这个月喝过的最难喝的碳酸饮料。
新款的无糖雪碧(绿瓶)味道还不错,口味几可乱真,喝下去之后也不会在嘴里留下什么奇怪的余味,比之前的蓝瓶款强了太多,

偶然间看到了“橘子洲今年不放烟花”的消息,心中又一次不争气地想起了那个女孩儿。
也许本就不是一路人吧——我试图这样去安慰自己。

20200923
通过SSTap彻底实现了微信,QQ等软件的代理。

在寝室的学习工作效率太低了,还是得去图书馆。

晚上看到了一位20级小同学发的动态,大意是自己收到了在另一所高校的从初中开始就在一块儿的小男朋友寄来的信件与礼物,然后回顾了温馨的过往,感谢了一番陪自己一路走来的他。
这是个很温暖,很甜蜜的故事。
看得我酸酸的 —— 我大概是又进入发情期了吧,需要通过贤者时间来让自己冷静下来。

20200925
补记:估计是吸入了过多的挥发性有机试剂,夜里头痛得难受。

20200926
超炮第三季,完结!
几条故事线都收获了甜美的Happy End。萌豚大满足!

20200929
试玩了一下最近讨论热度蛮大的《原神》...
晕3d的我完全没法愉快游玩这类游戏,游戏评价什么的更是无从谈起,果断卸载。

20201002
去天津找网友面基,度过了愉快的一天。
B君比想象中还要热情好客许多,A君比想象中还要年轻(指外貌)许多。
在五大道转了一圈,品尝了津门风味——八珍豆腐,爆三样,蒜香牛肉粒。味道都超级赞!

感觉天津的城区建设真是比北京强了不是一点半点。
北京的破破烂烂的小胡同太多,也没人去维护或者适当翻新,道路狭小,也脏兮兮的。总之从中穿过令人极度不爽。
反观天津就没那么多束手束脚,(至少在这一天里)完全看不到刻意保留的所谓“古典民居”,道路也宽敞整洁许多。

下午看了《我和我的家乡》。本以为是那种空洞无聊的正能量、主旋律片子,没想到是拍得还蛮不错的主旋律片子。
葛优出演的故事中规中矩。
陈思诚执导的那个单元大概是最烂的。故事莫名其妙,台词尴尬,咋咋呼呼的,没什么营养可言。
开心麻花团队还是一如既往地水平在线,稳定发挥,但是对贫困村第一书记的工作的艰难着墨略少(不过可以理解,一是毕竟这不是纪录片,二是如果这份艰难被渲染得太过,说不定愿意去干这份差事的人就更少了,那就糟糕了)。
邓超和闫妮主演的那个故事稍落窠臼,看几分钟就能猜到后面的故事走向以及结局(查了一下,沙地苹果还真是确有其事,厉害了)。
范伟主演的那个单元是我认为最棒的一部。后半程的那段反复闪回、插叙的处理极具艺术感,不断把观者的情绪推向高潮,最后色彩缤纷的崭新校舍终于映入眼帘那一幕,颇有“云销雨霁,彩彻区明”之感。连我这种自认为泪点很高的人都不禁泪崩。(还是吐槽一下,李易峰的出现实在是有些煞风景)(再感叹一下,范伟老师把角色演绎得很到位,那种执拗、古朴、热心的乡村教师形象跃然屏上,从中几乎看不到他曾经的角色的痕迹)(再吐槽一下,李易峰就还是李易峰,这人演什么都是在演李易峰)

20201003
看了《姜子牙》,有点失望。
消灭殷王朝之后,百姓的生活为何会愈发凋敝?周王朝又去了哪里?作品统统没提。
四不相战死,申公豹战死,小狐狸殒灭,而神妖大战的策划者却只是寥寥一笔,“受了惩罚”,实在难以服人。
影片最后还说有“老师的老师的老师”,给人一种套娃式修真小说的既视感,印象分大减。

20201005
看到一句话还蛮有趣的,摘抄下来。

人终究会被其年少不可得之物困扰一生。

花了二百多元请朋友画了一张新的看板娘(惠惠),明天抽空实装到网站上(已实装)。
收实验报告的截止日期连声招呼都不打,突然就提前到明晚,真是扫兴。

20201006
虽然感觉很对不住朋友,但还是自行减小了一下看板娘惠惠的瞳距,至少自己看起来会更加舒服一些...

20201007
北京的气候真是干燥,脸上又开始出现皲裂迹象了。

夏天那会儿,因为三年前买的小米Air13.3的转轴突然断掉,而家里又没法修,我不得不在618入手了一部新的笔记本(联想小新Air14)。今天趁着国庆假期,把电脑邮寄到售后那儿去送修。邮寄之前清理了一下电脑里的敏感文件,然后稍微擦了擦机身。
不禁感叹,小米这笔记本的外观设计真是漂亮,造型完全不输三年后的产品。重量也轻巧,现在每天背着小新Air14通勤真是累死了,双手拿着都有些吃力。(再吐槽一下,小新的键盘敲击噪音简直难以忍受,我都不敢在图书馆、自习室之类的地方打字,太羞耻了)
修好之后还是背着小米的本子来回跑吧。不过两个电脑之间的文件同步又是个问题...

20201008
听歌时突然发现曲子的封面很眼熟,细看原来是高中时的一位学姐的QQ头像,而这位师姐又恰巧在明天过生日,世界真是奇妙啊!

20201009
刘若庄院士竟然走了,实在可惜。大一时还有幸亲眼见过这位老师...
搬了一天砖,以至于头脑麻木,连犯几个低级错误,葬送了大半天的努力。身心俱疲。

20201013
刚刚才注意到,自己被一个当时主动加我好友,找我问了不少事情,我也帮了ta一些忙的大一的新生给拉黑了。百思不得其解。

卢天,李吟,卢昌海…… 毫无疑问他们都称得上是天才,但这种现象是普遍的吗?

20201014
大连理工的事情真是让人揪心,不知道NiceBowl未来会何去何从。
越看越难过,感觉自己的精神也变得稍有些不稳定。

师范生朋友们最近正在进行实习,境况也多有不顺。
这条道路也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简单。
干哪一行都很难的样子啊。
有没有能躺平的工作呢?

在实验室从下午忙到夜里,返校路上突然看到Ex绅士那篇教程的一位读者的真诚的回复,心里一下子畅快起来,疲惫感也大大缓解。

20201017
水,真是糟糕的溶剂。
要旋蒸好久才能基本蒸干。
连着蒸了三天水,NiceBowl晕晕。

20201018
见过不少人称赞港台在文化领域如何如何出色。
不过从文艺作品的翻译来看,似乎也不见得有多高明。
“民工三巨头”(死火海)的作品名字都没有取原意,不过也无可厚非,毕竟这样也算是有助于增强传播度。但《海贼王》里面的人名翻译实在是不敢恭维,一会儿音译,一会儿意译,结果出现了“香吉士”和“骗人布”共存的尴尬局面。
《杀手里昂》这部电影的译名更是滑稽。原以为港译版的《这个杀手不太冷》已经足够俗套了,没想到台译版干脆是《终极追杀令》,完全驴唇不对马嘴。
《爱圣天使》也被风的工坊翻译得乱七八糟,我当时称之为“简直是对汉语的侮辱”。(反观同样来自港台的洨五組就汉化得不错,看来还是不能一概而论)

20201022
最近总是做些奇奇怪怪的梦。
前些天梦见自己跟柯洁、李昌镐一起游长城(我都好久不下棋、不关注围棋领域了...汗)。
之后又梦到自己回到高中,成了Sobereva的高中同学,还去他家里玩...

20201024
摘自Sobereva的随笔:

廖岷说:“音乐应该是属于我的生命的,而不能成为自己的事业,因为事业不是自然的东西,当音乐成为事业,我怀疑她是否还能够保留应有的质朴与自然。”

张力提到:“许多人并没有资格称自己为“玩音乐的”,顶多也就是“被音乐玩”。”

我一直觉得,科学和艺术是有很大共通的。看到上面的文字,我真心觉得,理论和计算化学,以及更广义地来说,科研,也应当被视为我生命中的东西,而不应当视为事业来看待;我不应当被科研玩,应当玩科研。科研,是对未知自然规律的探索,本来就应当怀抱着浓厚的兴趣去对待,是靠玩心来征服,应以这为研究行为的根本的驱动力,尤其是对于本身已经没有什么压力的我来说。不恰当地,反省反省,真是很容易被如今的利益至上的世道和大环境所带偏了。

请允许我以后自诩为“玩量化的”、“玩科研的”,我打算不再用“科研工作者”描述自己了。

真是让我这个非理想主义者汗颜...

20201029
又一次濒临自己的情绪控制能力的边缘。

我真的是那种好勇斗狠的人吗?

《直到世界终结》这首歌很有魔力,每次听的时候都会莫名激动。自己在萎靡时常把这个曲子作为精神的春药。
GAL和动画片里面的那些插曲,虽然歌词往往很中二,但的的确确富有感染力,给无精打采的NiceBowl提供些动力和慰藉。

感觉自己对卡通抱枕的依赖性越来越强了。

请更多地更多地更多地赞美我吧。

20201030
感觉最近自己的戾气越来越重。
早上骑车过路口时,被一辆迟缓的摩托车挡住,结果没能赶上最后几秒绿灯。
当时脑子想的全都是把那个人从车上拽下来毒打一顿。
紧接着就被自己吓到了——到底是何时开始变得如此狂暴。

我不喜欢北京这座城市。

Sobereva中午在群里推了一个曲子,叫《张木生》。
歌词写得蛮有趣,摘抄一段。

这个
城市一定有病
但他只嫌自己病得太轻
白天夹着尾巴西装革履
黑夜拿着刀子自己修理自己
哎呀自己修理自己的张木生

我现在也想淘一套《未名湖是个海洋》来玩味一番。
(补记:已经下单。)

20201031
压抑的情绪迟迟找不到出口。

整个人都麻了。
想大哭一场,却发现哭不出来。

不管今天是怎样的一天,它都不属于我。

这半个月连着栽在香豆素上面两次,真几把傻逼。

已有 5 条评论

  1. 9月13日那句“就nm离谱”承包了今天的笑点。
    啊啊。没什么。
    NiceBowl请继续加油吧!

  2. NiceBowl 加油,我们爱你!

  3. icebox

    “人长大就是要跟自己和解的。”,我很喜欢这句话。
    你的不足,你的过失,都是你自己的一部分,每一次发现自己,都是一次全新的认识。不要过分懊恼,这是值得欣喜的事。
    寻找更好的方法,寻找改变的方法,实在无法,寻找回避的方法,寻找不会触发的方法。毕竟生活是一条螺旋楼梯,哪怕xy都不变,z也是在变的,只要向上去了,那一切都是好的。
    祝福自己,也祝福发生的一切。
    愿你能与自己和解。

添加新评论